車禍防治不能等~推廣「交通醫生」藉以診斷並改善交通問題

「交通衝突」問題的根本與解決~如果連警察都不熟交通法規,人民怎麼可能會了解,又一知半解造成的交通混亂與車禍,何時能徹底改善?

人民彼此衝突難道政府沒有責任?是誰造成人民的衝突?還是把責任歸咎給人民?
當「新規定改了」人民是否都了解,如果沒有,難道都是人民的問題?
(先不論政策好或壞,我們是否應建立完善的公民社會應包含:
1.人民有良好的素養(讓人民熟知法律與規範,才能避免愚民被媒體或特定人士操弄、有良好的交通認知與習慣、能為個人的行為負責)。
2.健全的政府與體制(卻缺乏完善的組織運作與體制,那麼缺乏專業、整體認知、難以整合協調是必然的結果)。
3.良好的溝通管道
(不要太多標準與各自解讀,應統整可隨時閱讀與查詢、能夠即時更新、能夠反應與及時協助處理…)。

現在社會正出現的問題「禁行機車」與「取消禁行機車」,兩者關鍵真的只是「機車能不能走內側快車道」(一般認知:左側內側為快車道,右側外側為機慢車道),其問題也許起因於「機慢車道」難以安全通行(問題包括:被違規停車、右轉車、公車、貨車、路邊停車所佔據)。因此主張取消「禁行機車」(即希望開放內側的快車道),讓機車能夠避開外側機慢車道的阻礙。但在整個問題尚未統整,也未有把握何種方案能夠達到最好的解決方案,因此過程中,因為宣導不足、民眾認知在「新舊政策」不同,導致衝突、險象環生(如下列幾則新聞案例 可供參照)

新聞:沒禁行機車 「機車族怎走」交警教您看標線

新聞:「你大尾喔」!疑誤會禁行機車 攔騎士飆罵

新聞:有寫”禁行機車”才是快車道 駕駛逼車遭警打臉

新聞:「汽車道耶」!駕駛疑誤會禁行機車 攔騎士罵


對於「禁行機車」(要求開放內側快車道),其相關的訴求則是取消機車「兩段式左轉」,因為要求開放機車可以直接左轉,就必須開放「內側快車道」,因此兩者相互關聯…..(但此訴求,根據民代提供數據與新聞報導,則對於開不開放,有兩極化的結論,一是變好、一是變差)

(兩段式左轉,設置與辨識等問題,確實必須檢討…)
20180920質詢_待轉?直接左轉?如果局長是機車騎士

取消(內側快車道)禁行機車,交通事故逐年攀升(議員質詢)
2019 10 29總質詢 檢討三線道內側取消禁行機車卻讓交通事故逐年攀升問題


問題一、過於龐雜的交通法規(若過於龐雜,就難以學習及遵守)
相關交通法規實在太龐雜,規定條款又未能有效精簡與整合,讓人民對交通法規一直停留在「一知半解」,更遑論警察也不一定知道確切的規定條款。(一方面是,早期「機車」相關規定,等同「汽車」,卻又常被納入「(機)慢車道」,因此其規定條文就這樣被實施了幾十年,現在查詢機車能否走內側快車道,仍有許多爭議,其爭議之一就是連政府的規劃與設計,都可能出錯,那麼人民怎麼遵守交通?怎麼信賴政府?)

問題二、可透過「試辦/實驗」來觀察與找出問題?
(但交通不能拿來實驗,必須更加嚴謹審慎,否則就是拿人民的生命來證明自己的主張)
有人提議「透過試辦/實驗」來實際測試並觀察,以了解實際問題,從中找出更好的解決方案….其「實驗精神」也許可加,但「交通」無法給人太多試辦(嘗試或實驗),因為「人」不能當白老鼠,尤其是「交通」,只要一點小疏失,都可能喪命(更何況交通複雜與人的行為多變,是非常難以掌控的)。

問題三、政策與人民認知是否跟著改(「交通規範或設施」改變,但「大眾的認知」卻沒跟著改,反而更加危險。)
當一個知道,並且遵守的人,跟一個不知道,卻也想遵守(舊的規定)時,衝突就會發生,而且發生時,恐怕是採取「逼迫」,這逼迫是人民造成的?還是政府?

顯見,人不是靠(當時)規定在行駛,而是靠「認知與經驗」在行駛,其造成的危害可想而知~(意思是,今天規定改了,設施與標示改了,並不代表人民就會跟著更改,其關鍵就是「設施與規定更改,必須同時改變駕駛人行為」才行。)

人民的「交通素養」才是改革首要與關鍵(其他爭路權等方案,如果人民仍無素養,就難以認知並遵守新規定)
因此當前首要改革,應先從全民「交通素養」提升開始,任何談論,實質上爭議點都在「亂開車、亂騎車」導致的車禍與混亂為絕大多數,再來才是各種「不合理的規範」(意旨:缺乏對當地與整體狀況的了解,以致規劃設置不符合需求的「交通設施或規範」,導致事故風險或人的不滿。)

 

 

文/陳站長 2020/07/09

2020/07/26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