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禍防治不能等~推廣「交通醫生」藉以診斷並改善交通問題

交通詞彙與交通改革重要的詞彙,若能夠了解這些「交通問題詞彙」,就能了解並掌握重點,進行有效的改革…..有關「交通詞彙」是陳站長經過長期觀察車禍與改善問題所累積的經驗,其中有多個詞彙是近年來才被重視的詞彙,如「周哈里窗」(或喬哈里窗)理論、有些詞彙則是「結合特有的概念」運用在交通改善方面,例如「交通醫生」概念,將醫生診斷病情的概念,運用在「診斷交通問題」上,然後再針對問題加以「治療」(有效的解決方案)。

<詞> <車禍相關詞彙簡述> (「交通詞彙」由陳站長整理編輯,僅供參考)
交通素養 是指了解並遵守「交通法規」+具備「安全駕駛」能力….

「交通素養」是規範交通行為的根本,如果沒有規範,人民對交通一知半解,就會憑「習慣與直覺」開車、騎車、走路,根本很難依交通規則行動,因此就會導致「交通混亂」,間接衍生車禍死傷、交通違規、交通混亂~

有「交通素養」如同:沒有「法律素養」,人民就很難理解與遵守法律~「交通素養」則是指「了解並遵守交通法規」+「安全駕駛」….

交通陷阱 指「交通設計不當」,造成的陷阱。包含政策上的缺失、設施或硬體上的錯誤、管理上的問題,都會造成「交通陷阱」,讓駕駛人「困惑」都會導致事故發生機率。
這牽涉到,設計、規劃、管理者,對「大眾交通行為的學習認知」長久以來缺乏了解與溝通,使得設計與管理傾向「管理者導向」;而非「使用者導向」。另外,有一理論可以清楚揭露這個嚴重的觀點與問題,就是「知識的詛咒」與「周哈里窗」理論,也就是「主事者不知道他人不知道」、甲跟乙「知不知道」四象限(一是甲乙都知、二是甲知乙不知、三是甲不知乙知、四是甲乙都不知),這意思就是,交通設施不是設置了就算了,必須再「整體考量」做最到「最終成效」才算是一個好的設計、好的設施、好的政策~(同樣地,如果設計只顧及某車種、某區域,即可能因為「排擠效應」或忽略整體,最終導致失敗收場或改來改去….)交通陷阱的例子:
1.「叉字型斑馬線」交通陷阱:地點位於高雄中華藝校路口之前曾有此規劃,但後來移除並恢復一般路口斑馬線設計,而之前更改為「叉字型斑馬線」又改回一般路口斑馬線,問題是仍有人在移除後,仍採取之前的習慣,斜切走入路口中央,連旁邊交通指揮都不管,雖該路口設有行人全綠、車輛全紅,但偶爾可見行人根本沒來得及穿越就變紅燈,等同將行人推向「交通陷阱」~該路口Google街景圖參考2.「綠燈早開」交通陷阱:地點位於高雄中華電信南區分公司路口,「綠燈早開」是指路口綠燈時,先開放讓西向東車流綠燈;反向則仍保持紅燈管制,目的是為了先紓解「左轉車潮」)。問題是有眾多民眾仍不知道、不習慣,加上該路口沒有任何「特別顯目標示或提醒」,使得一些民眾在橫向轉為紅燈時,就穿越路口,這樣的「善意」難道不是「交通陷阱」(在缺乏配套與設置後繼續追蹤,將導致「新設施或規劃」效能不彰,甚至變成「交通陷阱」,顯見,相關規劃與管理單位,設置後就放任不管,因為設置超過一年,每天仍看到無數民眾「違規」,甚至發生危險…..該路口Google街景圖參考
交通溝通
交通語言
即透過「告示牌、警示燈、LED簡述字幕、警示語音」等,傳達交通識別與交通管理訊息,讓大眾能夠遵循訊息指引,遵守交通規範與秩序。
交通診斷 (交通體檢)
交通醫生 「交通醫生」就是:診斷並治療交通疾病(即交通問題)的人或機制
培養交通醫生(交通教育/輔導/處理的人才)就能逐步改善交通。
各種「交通醫生」等人才培養、以及相關輔助工具的設置與提升,能夠更有效解決或預防當今交通問題(交通疾病)發生,例如:統整交通資訊平台、讓各種分散的交通資訊能夠加以優化、整合、統整組織化管理….才能讓整體資源發揮最大效能,同時避免了彼此間的重疊或衝突。各種「交通醫生」:
交通法規「交通醫生」、交通設施規劃與檢討改善之交通醫生、交通管理之交通醫生、交通安全教育之交通醫生、交通現況診斷之交通醫生、交通行為習慣診斷與改善之交通醫生….
交通履歷 是指「行為過程記錄」
例如:駕駛人的駕駛動作過程、行駛路線軌跡、是否遵守並依規定做出正確的交通行為…..從「交通履歷」可以初步且廣泛了解並判斷「駕駛人狀況」,與過去長久以來用「警方事故相關調查」所得到的「交通事故因素」其實有極大差異,因為一個是概括性的統計,且該統計條件項目限縮,因此通常只能看到「事實之表面」,致使日後只能針對表面提出「表象問題的解決方案」,這可以從「車禍數十年來不斷增加」看出。
「正確的調查數據」通常提供「確實數據與原因」,對於改善研究能夠提供「明確的指引」,同時能夠讓相關改善數據,呈現正向改善的結果,也就是能夠確實「降低車禍數量與減輕車禍損害」。「交通履歷」如同「人事應徵履歷」、「農產品履歷」,是為了短時間了解「人事物的過去」,因此建立「交通履歷」的過程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那無法「憑空想像」,它是一個人確實經歷與行為的紀錄,若這些紀錄造假,將導致日後研究與改善的品質,所以必須確實記錄。
交通改革
交通智庫 累積交通經驗與智慧,並彙整作為日後學習、研究、規劃、設計等「高級資料」,能夠大大減少學習歷程,並且能在極短時間內,獲得廣泛實務的交通經驗。
交通設施 (道路設施、標誌標線號誌)
科學工具 (手機「交通APP」程式與資訊、設施偵測感應系統、交通溝通設備、交通網路平台)
交通識別 交通識別=交通「標誌、標線、號誌」之識別,如果「無法識別」(或難以識別),不但無法發揮功能,反而成為交通陷阱。
周哈里窗
知識詛咒
簡單說就是「有人知道,但以為別人也應該知道」(或自己不知道,也以為別人也不會知道)所造成的盲點與誤解。

例如:政府在規劃、設計、設置、管理、督導交通時,忽略大眾是否知道與了解該設施或政策(如:「綠燈早開」,為了紓解左轉車流,會先在路口號誌轉換時,會先管制對向直行車,讓順向直行車與左轉車先紓解,同時也會管制行人號誌),但類似「新設計或新規劃」,民眾剛開始並不完全了解或收到訊息與宣傳,導致遇到類似「綠燈早開」路口,仍採取舊經驗,一看到橫向紅燈,就起步進入路口,這時該新的「綠燈早開」設計,不但無法改善原本的問題,反而讓駕駛人依舊經驗進入路口的設計,難道不是「交通陷阱」?也就是交通規劃管理單位並不知道「大眾認知與否」,所以才會有這種離譜的設置與管理疏失。

新設施與管理,務必考量「最終成效」,也就是「落實與否」,不能認為「有做宣導」所以人民就一定要遵守。而是在規劃新設施時,就已了解熟知「交通行為學習與改變的過程」,因此設計與實施,就增加配套與額外的加強效果(例如:加註醒目告示牌、警示燈、LED簡述字幕、警示語音提醒等,這些都是一種「交通溝通」與「交通語言」,是改善交通極為重要的一環)解決與改善此問題,就必須促進「雙向溝通」、充實人民與政府的「交通素養」、增加「規劃前的整體檢視與調查能力」(具備大眾認知與行為科學的專業人擔任或負責)、促進大眾溝通(除了「落實宣導」,更要增加「新設施的額外加強溝通設計」,例如:增加告示與LED字幕提醒等,另外,推展手機「交通APP」作為改善交通的學習、溝通、管理的最佳工具)

PS.作為「道安宣導」,最重要的就是「讓人了解並遵守」,因此必須了解「周哈里窗」與「知識詛咒」的意思,就能知道過去眾多宣導或政策,為什麼難以落實、成效不彰,因此設法讓「宣導」更簡單、易懂,是非常重要的關鍵。不過,如果宣導內容太無聊、缺乏吸引力,也難以讓人感到興趣,所以不能只有簡單內容,還得加上許多元素,才能達到更好的成效。(具體完整的作法,推薦「黏力」這本書~把你有價值的想法,讓人一輩子都記住!)

臨界點
交通體制 特別是指當今的體制,這裡包含:「法規+組織+管理」過於傳統,未能因應時代變化而提升的體制運作
現場經驗 特別是指「交通規劃與管理」缺乏足夠「現場經驗」,因此常常看不到更多現場產生的問題或缺失,導致規劃及管理與事實有落差,衍生後續不斷修改或耗費更多人力與資源,但造成的損害(如導致車禍)難以彌補。

「現場經驗」主要來自「工廠與商業管理概念」,其非常著重「現場管理」,因為「現場」所看到的訊息超過非現場上百倍,因此必須現場長期觀察,才能真正了解「現場問題」,這就是為什麼許多「設施設計」,至設置以來,問題百出、車禍不斷,其實當地居民還比交通規劃與管理單位「更了解現場」,因此改革必須改變傳統學術「紙上談兵」的觀念與作業習慣,多多累積現場經驗,保證許多問題,到達現場能極速察覺,甚至能立即提出精確的解決方案,同時避免了「缺乏現場經驗」導致民怨不斷升高、溝通與認知落差、交通行政與管理效能品質低落的問題。

<交通改革詞彙>
肇事逃逸 肇事逃逸(按此連結)
未注意車前狀況  (「車前狀況」是指「已然車前」;若為「突然車前」就不適用)
並不是所有車禍,在「某駕駛人的車輛前方」都叫「未注意車前狀況」(主要根據「一般人在遇到狀況時,能否根據「剎車反應時間距離表」來推算,如果「事發時間與距離過短」,可視為「突然車前」、如果「事發時間與距離」足夠反應與煞停,則視為「已然車前」,也就是符合「未注意車前狀況」的「車前」)「突然車前」與「已然車前」,若係突然,且無超速與違規,則因突然發生在車前,即使踩剎車也來不及,就沒有「未注意車前狀況」的肇事因素,也就有「阻卻事由」。
(相反地,如果發生在車前,有充分的時間採取剎車或避讓反應,卻沒有,導致事故發生,就符合「未注意車前狀況」,也就有「過失」責任)
過失 (刑法、刑事責任:過失傷害、過失致死)
 肇事責任 車禍衍生的肇事責任(包含:行政責任、刑事責任、民事責任)、相關法規、賠償(求償)等內容,詳見:北市交通大隊- 事故所引發的法律問題
阻卻事由 (阻卻肇事責任的理由、無肇事責任)
肇事因素 (無肇事因素、肇事主因、肇事次因、無法鑑定)
安全駕駛
防禦駕駛 (防禦性駕駛)
酒駕 (酒醉駕駛、酒醉駕車、喝酒開車、酒後騎車、酒後開車)指喝酒超過一定酒精濃度,才視為「酒駕」
危險駕駛  
公共危險罪  
證據 (證據能力、證據力)
輕重取捨 (「取重捨輕」,指法官在引用法規時,案件可能符合「多條法規」,但應「取重捨輕」,也就是不能認為符合就引用其條款)
說明:張德峻「車禍鑑定」一書提到有關「法規取捨」內容:
1.最高法院七十九年台上字第三五四三號判例:「有罪判決書所應記載之事實,並非構成要件之本身……而應經由刑罰法規之解釋……並賦予法律之評價而為取捨……」
2.幹、支線道車,案例在肇事責任區分上,又將支道車定位為轉彎車,並適用「安全規則」第102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,真是莫名其妙,先說轉彎車的地位,在這裡是屬於低度行為的範圍,因支道車無論轉彎或直行,都是支道車,故支道車是高度行為,基於高度行為吸收低度行為之原理,用支道車為已足,轉彎車已包含在支道車之內,知所取捨,才是鑑定。
交通事故證明 當事人可向警方申請:「道路交通事故資料 申請書」(交通事故證明),申請事項請都勾選:交通事故證明書、交通事故現場圖、交通事故照片、交通事故分析研判表。

一般民眾不懂如何蒐證與肇事責任分析,其中比較嚴重的車禍,通常都需要進一步了解,因此可於車禍發生後,向警方詢問與申請相關資料(民眾可以申請),然後民眾或保險等,可以根據資料初判肇事狀況與肇事責任。

但警方提供的「道路交通事故資料」,並不是「肇事責任」判定,只做初步分析研判,如果案件比較複雜或有疑問,可再蒐集更有利與相關事證,特別是「行車紀錄器、附近監視器、目擊者證詞、現場跡證….」

警方調查資料,雖然不能作為「肇事責任」的判定結論,往往影響日後鑑定機關與司法裁判,因此對於警方調查資料仍然重要,建議最好能「自行蒐證」(若能找專業協助更好),以免第一時間「證據滅失」,以後再有能力、花再多時間或金錢,恐怕都難以保存。

交通事故鑑定 (亦稱:車禍鑑定),指發生嚴重車禍,為釐清肇事責任,通常透過當地「車輛行車事故鑑定委員會」來進行「肇事責任鑑定」,但該鑑定並不是主動介入,大多由司法機關囑託或車禍當事人申請….
優先權
(安全規則部分條款)
(道路優先權、路權)指依據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」所規定的部分條款,符合規定,就是指「具有優先權」。
優先權規範(簡述):

1.(遇交警與號誌並用時)
有交通警察指揮優先
5.(無號誌無分幹支線)
右方車或多車道車輛優先
9.(山路交會,靠山壁車應讓)
山坡外緣車優先
13.(從路旁穿越車道應讓)
遵行車道之車優先
2.(車輛剛起步時應讓)
行進中之車輛與行人優先
6.(岔路口,轉彎車應讓)
直行車優先
10.(山路交會,下坡車應讓)
上坡車優先
14.(到路口轉彎車應讓)
直行之行人/直行車優先
3.(無號誌路口,支線道應讓)
幹線道車優先
7.(多車道圓環,外環車應讓)
內環道車優先
11.(行進斑馬線車輛應讓)
斑馬線上的行人優先
15.(遇障礙,變換車道應讓)
遵行車道之車輛優先
4.(閃紅黃燈路口,閃紅應讓)
閃黃號誌優先
8.(剛進入圓環車應讓)
已進圓環車優先
12.(欲穿越車道行人應讓)
車道之車輛優先

(有關法規條文,應以當時規定為準,請查法規依據來源) PS.道路交通優先權衍生適用「信賴原則」

安全規則 (交通法規,全名為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」,用於規範「交通行為」)
處罰條例 (交通法規,全名為「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」,用於「違反交通規範時之具體處罰內容」,也就是違反規定時之具體處罰內容,俗稱「違規處罰」,警方開單也是查此條例開單)
最高法院判例  有別於一般判例,是作為許多難以判定、具有爭議等案件的「判決引用依據」,因此若案件遇到困難、難以判決時,可先了解相關案例的「最高法院判例」….
 

內容修改紀錄:
2021.11.08
2021.11.27
2021.12.01
2021.12.05
2022.01.06

以上內容由 陳站長編撰

2021/11/09更新